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即注册

秦皇岛汽车网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秦皇岛汽车网 首页 本地新闻 资深小编 查看内容

曹妃甸首钢京唐公司及曹妃甸区调研报告(二)

2018-2-8 16: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19| 评论: 0

摘要: 曹妃甸首钢京唐公司及曹妃甸区调研报告北京市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所 (冯丹 副研究员)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曹妃甸区的主要发展特征开发建设十多年来,累计投入资金近5000亿元,先后被列为国家首批循环经济试点产业园 ...

曹妃甸首钢京唐公司及曹妃甸区调研报告

北京市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所 (冯丹 副研究员)

二零一七年九月

(二)曹妃甸区的主要发展特征

开发建设十多年来,累计投入资金近5000亿元,先后被列为国家首批循环经济试点产业园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级石化产业基地、中日韩循环经济示范基地、综合保税区和国家智慧城市试点。从其所取得的发展效果来看,应该来说是一种“政府主导下依托优势资源的发展模式” 。

一是发挥港口区位优势。曹妃甸拥有116公里的深水岸线,可规划建设375个万吨级以上各类码头,国家批复的7个停靠40万吨船舶泊位曹妃甸占据两席,是不可多得的钻石级港口。利用其地处渤海中心地带、唐山南部,毗邻京津两大城市,与青岛、大连、上海以及日本、韩国隔海相望等区位优势,来吸引企业集聚,达到降低企业经营成本的效果。

二是利用土地资源优势集聚生产要素。区域经济增长需要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及制度等生产要素,曹妃甸拥有浅滩荒滩1000多平方公里,岸线存量土地达200多平方公里,且全部为国有土地,具有临港产业低成本聚集的先天要素优势,建成或在建高速、国省干线10条、铁路5条,并以此为基础来进行投融资开发,撬动资本、技术和劳动力等聚集。

三是管委会主导开发建设模式。成立了曹妃甸工业区管委会统筹以港口为依托的“大港口、大化工、大电力、大钢铁”产业建设;成立曹妃甸投资建设公司来承担土地的资源的开发,并对重大项目进行运营管理。

四是借势组织资源营造发展环境。积极推动区域发展上升为省级、国家级战略,2005年国务院批准首钢搬迁曹妃甸,以此为契机提出“蓝海经济战略”,2008年推动《曹妃甸循环经济示范区产业发展总体规划》通过国务院批准。据统计,2005年至2007年两年内,有七位中央政治局常委相继来到曹妃甸考察。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李克强总理考察曹妃甸,强调危机应对之策,推动产业升级;2010年,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曹妃甸,提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这些因素综合营造了良好的发展环境。

独特的发展模式推动了该区域的快速发展,建设的高峰时期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工地”,每天投入4亿元。从发展效果来看,2016年全区完成地区生产总值364.6亿元,同比增长7.2%;公共财政预算收入66.6亿元,增长10.2%;固定资产投资886.4亿元,增长15%;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33075元和16216元,分别增长8.8%和8.4%。主要指标位居省市前列,成功跻身全国中小城市最具投资潜力百强区第41位、创新创业百强区第81位和综合实力百强区第87位。

(四)新形势下面临的主要挑战

从国际上来看,世界经济的低迷、钢铁行业的运行周期,从国内来看,京津冀协同发展、雄安新区建设,从自身来看,基础设施建设的基本完成、产业体系构建等,这些是曹妃甸区发展面临的环境变化,这种变化给原有发展带来诸多挑战,我们通过资料分析、实地访谈座谈,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挑战。

一是省内战略转换的影响。2012年前曹妃甸开发为河北省“一号工程”,在河北省层面,举全省之力全力支持,专门形成曹妃甸开发议事会议制度,省委省政府唐山市官员共同参加。但随后河北的临海新区一度更青睐沧州的渤海新区而不是唐山的曹妃甸,再往后,河北沿海发展战略包括的是秦(皇岛)唐(山)沧(州)三地,三个点同时动,以河北有限的实力,并不足以支撑。特别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雄安新区建设等战略的提出,河北省内对曹妃甸在新形势下的定位模糊,曹妃甸自身强烈希望融入到协同发展中去,其发展环境已发生巨大变化,这种变化成为区域发展的瓶颈。

二是主要干部调换太频繁。客观来讲,当下中国的发展环境,换一个领导就换一种思路。在2006-2010年唐山市主要领导强势推进曹妃甸开发,其后“虽然官员都说支持曹妃甸开发,但支持力度和抓的方式就不一样了”;同时,在曹妃甸新区层面,其管委会主任自2008年以来,便频繁换将,5年间先后经历了4任主任。干部调换太频繁,其所带来的影响一定程度上造成区域发展的瓶颈。

三是战略产业发展迟缓。曹妃甸建设之初,基于其港口、资源和区位条件,确定了“大港口、大钢铁、大化工、大电力”四大战略产业,目前来看,发展相对迟缓于规划设计。曹妃甸港虽然成为集疏运大港,吞吐量在2亿吨左右,但没有贸易功能,绝大多数为过境货物,除运输环节外基本不在本区域产生效益,使得其效益微薄。“大钢铁”产业寄托的首钢千万吨炼钢项目,亦遭遇困难,一期上马以来事故频发,损失惨重,且成本远高于同行业竞争对手,二期项目虽已动工,取得效益还需时日。“大电力”产业的关键华润电厂,何时能够实现落地运营,还难以确定。

三是滨海新区的竞争压力。曹妃甸与天津滨海新区仅仅相距38海里,两者是一种竞争关系,两地依托的资源港口、石油雷同,甚至瞄准的产业结构也都偏于重化工。从发展的效果来看,目前滨海新区已是名副其实的增长极,而曹妃甸地区生产总值公共财政收入分别是滨海新区的5%和17%,地区生产总值还不及唐山的10%,甚至称不上唐山经济增长的一极。

四是“有业无城”的困境。曹妃甸区是以产业发展优先的新城,经历10余年发展后,其公共服务仍处于极其短期状态,难以满足30万人的需求。京津冀协同发展以来,虽然有景山学校、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等公共服务资源相继进入,但也是一种形式上的进入。没有人口的集聚难以吸引公共服务资源的有效嵌入,而没有较好的公共资源又难以吸引人口进入,这就是曹妃甸发展中“有业无城”的现实困境。

五是前期投资所带来的债务压力。近年来,曹妃甸的投资开始萎缩。2009年,曹妃甸新增投资为1023亿元;2010年为1000亿元;2011年下降至600.9亿元;2012年下降到600亿元以下;2013年为650亿元,随之而来的,是基础设施闲置、工程烂尾等问题开始出现,这期间所花费的投资债务也成了曹妃甸发展的压力。相关信息表明,仅贷款利息方面,曹妃甸每日应付利息高达几百万。

从时间维度上来看,曹妃甸的发展经历一个从“黄金宝地”“北方深圳”到“空城”的巨变,但并不是没有机会,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明确的“2+4+N”战略中,将曹妃甸作为“4”的首位来定位。

(五)曹妃甸区十年发展历程的启示和思考

曹妃甸区作为中国城镇化进程中一个新城建设的缩影,作为产业发展一个探索实践,作为协同发展的先行者,给我们提供了诸多经验、教训、启示与思考,特别是对于通州城市副中心的建设,有四个方面尤为重要。

一是警惕行政决策膨胀。大批领导考察,使曹妃甸的光环愈来愈亮,其定位超越唐山市最初的“蓝色战略”层面,开始被诠释到发展循环经济以及环渤海崛起乃至东北亚合作的“国家使命”层面,即发展战略从“沿海经济”到“蓝色经济”,再到“唐山湾湾域经济”,规划面积从最初30平方公里,到250平方公里,再到310平方公里,最后为1943平方公里;并以此启动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10年来累计投资总额达到了5000多亿元,高峰时候被称为“世界上投资最大的单体工地”。然而,在产业转移和发展难以同步跟进的情况下,曹妃甸产业集聚效应一直难以实现,基础设施闲置、工程烂尾等问题不断发生,行政决策的负面效应开始凸显。

二是遵循产业发展规律。从定位来看,曹妃甸“四大战略产业”为大工业产业,而我国工业发展的黄金时期是20世纪90年代末到2010年间,大规模的工业化进程直接让我国进入了工业化的后期,工业化布局基本形成,这时候曹妃甸建设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同时,在曹妃甸发展的决策上,没有预估到到工业发展的转型、工业发展的瓶颈等问题,使得目前的产业发展迟滞不前。

三是城市建设是长周期。对比浦东新区、滨海新区的发展历程,感受到曹妃甸的“着急心态”。城市的发展是一个逐步的过程,需要以10年为周期来进行规划。曹妃甸规划设计中系统性设计缺失,推动城市建设、运行和治理的长效机制没有建立。此外,我们也看到曹妃甸对公共服务的供给、公共服务对城市发展作用发挥没有深刻的认识和规划布局。这些因素综合作用出来了“有业无城”和“空城”的现实。

四是注重分工合作。天津滨海新区的竞争压力、河北省内的战略摇摆,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是没有做好战略性的分工合作。若当时采取区域合作,由天津港联合曹妃甸港,以天津港良好的货源、曹妃甸良好的港口资源强强联手,走一种市场化合作的道路,相信目前的发展环境会好很多。

北京市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所 (冯丹 副研究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